ehe

淡い恋心を抱く。

© ehe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狗崽]脸狐说我没有对象怎么想都是晴明的错

标题一定要长

非洲人的日常XD

  “崽啊,阿爸又回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妖狐见怪不怪地甩甩尾巴,未分给晴明半分注意力。倒是萤草甩着蒲公英,眼泪汪汪的凑过来说阿爸不在我好害怕啊。

其他式神目瞪口呆。

妖狐给了大家一个眼神:爸爸说害怕就是害怕。

寮主是个脆弱的非洲晴明,由于脸太黑几度封寮跑路后又乖乖回来。除了第一次封寮院子里妖心慌慌后来大家也就习以为常当作放假。

晴明张开双臂正等着式神们扑入怀中诉说相思之情,众妖早已抱团散开。

“区区晴明,就知道给自己加戏。”

吸血姬附在清姬耳边小声道。  

晴明委屈:“崽崽们越来越不乖了。”  

 ...

【炸贱】友人不及格

雨很大,见一要快点赶回家。

回家之后,该做点什么....见一边跑边想。

对了复习功课,要和展正希考一所大学.....现在也已经没什么了意义了吧。想到这里,见一又使劲擦了擦眼泪。

头发软趴趴地遮住眼睛,不论自己抓过多少次心情也不会变好,展正希的头发很硬,多摸几次是不是也会变软?展正希胡思乱想着。

他想起他向展正希确认过的“无论怎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”,所谓最好的朋友到底是怎样的?

像是“害羞”的暴揍?见一感觉脸颊边隐隐作痛,展希希确实毫不留情啊,实在太不温柔了。

不过.......大概也有温柔的时候吧。

见一双手捂住眼睛,他想起生日那天燃烧的仙女棒。

如果能每天都重复那天就好了。他...

【炸贱】见一的爱情故事

极其普通的一天。

如果没有前面的混蛋的话。“喂,你带的那是什么啊?”展正希踢踢见一的凳子,对方回过头指着地上的黑色大袋子,“你说这个?”

“还能是哪个。”

见一一脸兴奋的说道:“这是今天的重头戏哦~”

展正希有些好奇:“什么?”见一故作神秘的凑过脸:“展希希你猜?”

“……”

展正希深呼气,推开对方欠扁的脸,“我不想知道了。”

“展希希这么没耐心会没女孩子喜欢的…….”见一伸出食指在展正希眼前晃了晃,“不过没关系展希希还有我嘛~”

“…….”展正希想这都什么跟什么,果断打算无视。突然抓着笔的手被握住,抬头看见见一笑的无比灿烂。

“……你又要干嘛?”

“今天晚上我们去约会,我

とある冬日の偶然

渣翻。真遥依旧很腻歪,宗凛暗暗发糖中,粉毛都是天然黑。

水泳部合同日誌2

10轨

某个冬日的偶然相遇

 

真琴:唔…..选哪个好呢……遥有什么想法吗?

遥:随便哪个都好。

真琴:别这样说嘛……

遥:这个比你现在手上拿着的更好吧。

真琴:哪个哪个?

贵澄:欸?真琴,还有遥~

真琴:贵澄?

贵澄:哇,太巧了~你们两个人来买东西?

真琴:嗯!想看看新外套之类的,毕竟马上要考试了可不能感冒啊。

哪个比较保暖呢?

贵澄:唔……这个怎么样?嗯~觉得颜色很适合真琴呢~

真琴:这样啊…话说确实挺不错的~

贵澄:是吧是吧~

遥:你有类似的了吧。

真琴:欸?好像是那...

真琴の受験勉強

渣翻

合同活动日志2

04轨

真琴的备考

 

真琴:遥,我去图书馆哦。

遥:学习吗?

真琴:嗯,闭馆前一直留在这。所以遥……你先回去?

遥:知道了。

 

渚:小遥~

怜:遥前辈!

遥:渚,怜,现在开始部活吗?

渚:嗯~今天也要好好的进行肌肉训练~哎?小真不一起吗?

遥:真琴在图书馆学习,今天也要留到最后。

怜:是这样吗…..

遥:因为模拟考试考的不太好。

渚:考生真是不容易啊。

怜:渚君,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吧?

渚:啊!确实!小遥再见啦~也跟小真问好~

      小真在努力...

【炸贱】小摩擦




“喂。”


“展正希干嘛。”见一无精打采地抬头,说着“我好累啊~”立即换上嬉皮笑脸的表情。


展正希其实担心他。“你……最近还好吗?”


有点肉麻啊……展正希局促的别过头。那家伙现在应该用激动过头的蠢样说你竟然在关心我好感动。


见一眨眨眼睛,反常的安静。他笑着说:“我很好。”


展正希愣住了,他印象中见一很少微笑,他的表情一向丰富且夸张。


见一的笑让展正希很不爽。


“梆!”


见一毫无预兆的被打了,他顺着拳头的方向低垂着头,脸被垂下的发丝遮住。


“我再问你一遍。”展正希一只手拽住见一的头发,迫使他抬头直视他的眼睛,“最近好不好?”


“…...

【炸贱】午睡

午睡前,见一换了座位,坐在展正希对面,双手交叠抵着下巴笑眯眯地盯着他。

展正希有所警觉:“你要干嘛?!”

对方继续笑眯眯:“看不~出来~吗~”

见一倾斜上身,坏笑的脸逐渐贴近,展正希被逼到无路可退时,一手糊住对方的脸,见一被捂着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,“我好心陪你睡午觉…展正希…你先放开我……唔……”

见一的嘴唇蹭着掌心,有点痒。

展正希收手皱眉:“不用你陪。”

见一侧头装作委屈的嘟囔:“小学那时候我们明明天天一起睡……”

展正希有些头疼:“喂喂,我说你啊,知不知道现在自己几岁。”

对方无视他的话继续碎碎念,“别的同学都理解我,你怎么就不懂……”

展正希抬头,发现和见一换位置的女...